霸霸

【露英/苏英】旧情复燃

#历史背景
#主露英,副苏英。车有,回忆杀有
#米对英大概是容忍加喜欢,不过也仅仅是喜欢而已,毕竟没有英就没有他
#接受合理的建议以及历史资料,但请不要过分的追究。理解一下,理科生了解不到多少课本外的历史,高三阶段更新不定时

@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国与国之间,利益至上,但总有一种比其更为重要的东西

Chapter. 1
1991年冬
“亚瑟,他死了”,阿尔弗雷德.F.琼斯没了平时洋溢的笑容和轻松开朗的语气,此时此刻正异常严肃的告诉亚瑟这个事实,严肃神情中透着几丝得意与骄傲
这场世界霸主之位的争夺,没错,是他,美/利/坚/合/众/国,赢了
那头熊,WW2我就看他不顺眼了,老是和我作对,真叫人难以容忍,后来居然还觊觎亚瑟……他顶多是痴心妄想,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爱恋???可笑至极,阿尔弗雷德不禁冷笑连连。好在,亚瑟绝不会站在他那边
此时,世界赢家阿尔弗雷德不会注意到,面前的英/国绅士半低着头,身体微微颤抖,手抚在白桦树笔直的树干上,这似乎成了他唯一的支撑。
一阵阵朔风,时而呼啸时而悠长,似无声的愤怒似深切的哀语,带起片片冰晶。雪花落在英/国绅士的脸颊,消融,留下的只有透肤入骨的寒冷。
他,大概在这片白桦林的深处吧。亚瑟不明白,自己为什么想去再见见他。因为那人脸上展露的温柔笑容?不,大家都说那笑容很伪善。因为那人耐心温和的言语?不,大家都说他从不给人留情面。因为那人体贴且不容自己反抗的行为?不,大家都说他野蛮残暴
那么,自己对他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吗。或许是吧,但自己不需要,真的是自己不需要吗?难道不是为了保留自己大/英/帝/国仅有的可怜的自尊,难道不是为了国家利益,才选择不需要的吗
往深处走,去看看他吧,最后一眼,即使我们终究是对立的,亚瑟想到这里,挪动了被雪浅埋一层的脚步,白桦树林很茂密,至少可以边走边抓扶着
接着,阿尔弗雷德看到了这样一副场景,平时让人深感别扭的亚瑟,开始了他的执拗行为,明明在这种严寒下已经冻到发抖,但还是继续想往林子深处走去
该不会……想到这里,阿尔弗雷德再也看不下去,疾步上前,从后一把抱住亚瑟,怀中的人真是……瘦弱,阿尔微微皱了皱眉,不会是刻意的折磨自己吧?
容不得他多想,从背后被拦腰抱住的人已经开始了不满的挣扎,“松手阿尔,我必须得去看他,哪怕他已经死了。”这句话无疑是一颗威力巨大的原子弹,被投放在阿尔弗雷德的心中,轰的一声,蘑菇云掩盖了湛蓝的天空。阿尔弗雷德莫名升上来一种奇怪的情感,占据大脑,接着便是他下意识的冲动举措。
待亚瑟反应过来,自己已经被对方压倒在地上,这时他才明白自己刚才说了些什么。“亚瑟,你爱他对不对,那个苏/维/埃/社/会/主/义/共/和/国,那个你曾经的盟友,那个名叫伊利亚的斯拉夫人!”,“当然不止这些,你喜欢他那深邃奇异的红眼眸,对你无时无刻的……”
“闭嘴,阿尔弗雷德”
亚瑟被对方的话激怒了,他话中的自己,无疑类似于可怜的小猫小狗,依靠着别人才活得下去。自己是堂堂大/英/帝/国,纵使帝国荣耀已不复当年,但尊严是最低的底线。
“亚瑟……我想我太冲动了,对此,我感到抱歉”,阿尔弗雷德停下来刚才的言语,慢慢冷静下来。自己真不该,对亚瑟发脾气,他没有错,错的是那头熊曾经的存在
“拉我起来,我想去那里”
“不行”
“为什么?”
“不行就是不行,反对意见一律不接受”,阿尔明白了,自己刚才那种奇怪的情感,名为妒忌。他讨厌亚瑟提及那个人,他讨厌那个人就算死了,还占了亚瑟的半颗心
“我自己去”,英/国绅士不在想和他纠缠,这只会在一个无意义的事上,浪费更多的时间。那么自己当前的执意行为,难道就有意义了吗,亚瑟看不透自己的心思
“站住,亚瑟•柯克兰”
“他是我的故人,仅此而已……”,亚瑟在语气上不得不做出退让,闭上眼睛摇了摇头
阿尔弗雷德,这个美/国青年,在听完对方的一番话后,一语不发。低下头,看着脚下洁白到刺眼的雪地,想着些什么,时不时的用脚划出一道道深深浅浅的痕迹,但痕迹片刻被漫天大雪所掩埋,什么都没有遗留
似乎是想通了,阿尔弗雷德抬起了头,然后他把自己的大衣外套脱下,无视眼前人的抗声,披在这位英国绅士的肩上
“一会儿如果你有一丁点的难过甚至是怜悯,我就不得不给你点教训了,英/国”,这差不多快接近阿尔弗雷德的底线了,这场博弈使他对他的那个对手几乎是深恶痛绝,即使是胜利后,他也不想听到关于那个人的一切。伸手将“纤细”的英国人揽在怀里,这番举动比往常多了几份强硬粗鲁,亚瑟对此只能倒吸一口气,且不作任何言语
沉默,两人就这样朝白桦林深处走去
亚瑟不知道,他此时此刻的行为,会对他以后的人生带来多么巨大的改变